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留學前的返鄉,讓他放棄高薪轉而投身「刺繡」,在外人不看好下用一針一線驚艷世界!

  2018-05-02

「哪有男孩子家學刺繡的!」

在古代,只有那些不能拋頭露面的閨閣女子,才會願意守在木質的繃架前飛線繡花,打發漫長而又孤獨的時光,手捻繡花針貌似從來都是女子的專利,這些,小伙子張雪不是不知道。

「但我依然想要把刺繡當成自己這輩子的事業。」戴眼鏡的小伙兒挑眉一笑,語氣篤定。

某個陽光恰好的午後,姑蘇小城鎮湖一座小小工作坊裡,雪白的牆壁上投影下微彎的脖頸,帶著動人的嫻靜,你湊近了看,只見手指在光滑的綢緞上下翻飛,帶出斑斕一片。

 

你正猜想是哪家的繡娘正在醞釀新的繡品,眼前的卻分明是個男兒郎。

 

8年前,張雪決定放棄到手的英國留學錄取書,辭掉高薪工作回鄉繡花,從那時起,他的絕大多數日常都是這樣在穿針引線中度過的。

這就是張雪了...

 

一根纖細的絲線經過「分絲劈線」之後,最多可以分成256根,而一幅繡品的完成往往以年計算。

在小編的認知裡,刺繡除了是關於魔鬼細節的藝術之外,還是唯美的,傳統韻味的所在,直到遇到張雪的作品。

性冷淡的畫風居然意外地很好看?別懷疑,這真的不是畫,而是刺繡。

 

這一縷青煙竟然不是水墨畫,而是刺繡做出來的。

 

原來刺繡的主角除了司空見慣的古人,花鳥蟲魚,還可以是浩瀚的宇宙,滿滿的未來感。 

 

曾經以為刺繡只能出現在衣服或者屏風等裝飾畫上,沒想到還可以出現在耳機和手錶上。

 

「極簡蘇繡,美到讓人窒息......」

「繼承傳統又敢於創新,棒棒噠。」

「遇到這樣的姑蘇繡郎,就嫁了吧!」

只因2000多年悠久歷史的中國傳統刺繡,被這個85後繡花郎折騰出了新高度!

 

這個俘獲2000萬網友,讓人民日報都被征服的小伙子究竟什麼來頭?

張雪,85後小伙子一枚,乍一聽這名字像女該。

說起來,原因是小伙子的母親薛金娣是姑蘇的繡娘,原本打算生個女兒長大跟著她學蘇繡,把傳統手藝傳下去,名字老早就起好了,結果小傢伙一落地:「是個男孩!」雖沒能如願,但名字還是保留了下來。

張雪和媽媽

 

兒時,母親在繃架前飛針走線,張雪就在一旁玩耍。

作為小小的見證者,他曾親眼看著媽媽將一根絲線神奇地分成256份,接著挑出2根,穿進不到一寸的繡花針裡,然後兩手一上一下上下翻飛,原本空白一片繃子布上,漸漸出現了一條金魚的尾巴,活靈活現。

他還經常有機會看到精緻的蘇繡作品,在綿密的針腳裡,藏著一個繁華又絢麗的世界。

 

張雪母親的刺繡作品

 

母親偶爾會喚張雪穿針引線,打打下手,但他從未曾預料到,手捻繡花針會成為一輩子的羈絆。

只因傳統刺繡又名「女紅」,一直以來就貼上了性別標籤,多半只有女孩從事這一行,而張雪是男兒身。

 

上大學之後,張雪的專業也是國際貿易,跟刺繡沒什麼關係,大四畢業那年,他順利收到英國大學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手頭上還有個金融公司薪資不錯的工作。

不出意外,他會成為一名海歸,或者金融精英。

不過,出國前的一次回鄉探親,他的人生軌跡從此改變。

他回到家鄉,素有蘇繡發源地之一之稱的蘇州鎮湖,有個發現讓他不安:

「鎮湖原來號稱是有八千繡娘的,但到了我們這代,35歲以下從事蘇繡的卻不滿50個人,我從小到大的印記裡都跟蘇繡很有關係的,就覺得有點可惜。 」

回到家裡,看到做繡娘的母親,他滿是心疼。

母親每天要工作14個小時以上,因為長時間刺繡,後來一個瞳孔大,一個瞳孔小,還去醫院住了100天。

 

見母親這一輩人,依然在為蘇繡這個2000歲古老的傳統技藝堅持著,他想自己也應該做點事。

「現在年輕人學蘇繡的太少了,我要把這個技藝傳承下去。」

經過慎重的考慮之後,他決定放棄英國的機會,辭掉到手的工作,回家鄉當一名繡郎。

 

回到家鄉之後,除了同學老師的不理解,還有周圍街坊親戚投來的異樣眼光:「讀了這麼多年書,怎麼回來做刺繡?這個行業都沒落了,而且基本都是女的做的。 」

母親薛金娣倒是很欣慰,「他喜歡就好,隨他了」。

張雪自己也看得開,也不在乎別人怎麼想:「我喜歡文學和藝術,性格也比較安靜,覺得學刺繡挺適合我的。」

 

不過,刺繡不是說繡就繡的,雖然打小就耳濡目染的,但張雪從沒系統地學過這門技藝,要學刺繡先得會畫畫,這個是最基本的。

為了打好基礎,小伙子專門去杭州學美術,還考了蘇州大學的藝術碩士。

除此之外,張雪大部分時間會在母親的工作室跟學傳統刺繡,像兒時那樣觀摩,學習不同主題的繡品用什麼針法刺繡好看,只不過這回不只是好奇,更多的是帶著一種使命感。

 

有空的時候,他還會穿起志願者服,戴上工牌,到蘇州博物館裡給人講解刺繡的歷史和作品,無形之中給自己漲姿勢。

從最開始對刺繡一知半解,到說起9大類40多種刺繡針法如數家珍,直到後來能手捻繡花針,對各大針法應用自如......

 

張雪慢慢也能繡出像模像樣的繡品了,不過他並不想做一名傳統意義上的繡郎,張雪說:

「我媽那代人都有幾十年的繡功,都是從童子功學起來的。繡娘學刺繡多半是為了生活,多掙點錢,她們重在繡功,圖樣複雜,技藝高超,我媽的路子我學不來,因為我才學了5年,手上功夫淺,我也不想做一般的工藝品,那就退而求其次,讓蘇繡回歸生活。」

他發現,雖然傳統的刺繡針法中有9大類40多種針法,但行業裡用到的針法基本上不會超過10種,「那些很少被使用的針法,如果經過設計之後,還是可以呈現出不一樣的風貌的。」

 

他嘗試把這些針法整理出來,然後自己去設計。但是問題又來了,該設定什麼樣的主題去表現這些針法呢?

「刺繡最常見的展示方式,要麼是做在服飾上面,另外一種就是做在掛畫的,家居生活當中,作為一種裝飾畫。是不是有這種可能,刺繡它也可以運用在其他的這種物件上面。」

小伙子想創作和設計一些不同於傳統刺繡,能讓年輕人喜歡的那種作品,他覺得刺繡是讓一樣東西變得更美的方式,它的外延方向是有很多可能性的。

 

他不停地思考這個問題,但一直沒有很好的突破口。

直到那回,他在電視上看了個紀錄片,當看到星球轉動和軌道線的時候,突然靈光乍現:

「我可以用刺繡來表現這個,這軌道真像刺繡裡的銀色線!太陽的光芒可以用集套的針法表現出來。」

 

經過劈線,也就是將細線劈成更細的絲線使用。

 

配線,張雪要從8000多種顏色繡線中挑選適合的顏色。

 

試樣。

 

畫底稿。

 

這些冗長的鋪墊之後,才是真正意義上刺繡的開始。

「採用不同的走勢,裝飾性的效果更加的強,光澤感會比較好,更接近星球軌道這種感覺。」

蘆扉針,打籽繡。

蘆扉針在江蘇方言裡叫做「籮飛針」

 

傳統用於水鄉船篷圖案,或用來繡製花蕊及簪花的針法,如今都用來描摹出九大行星的斑斕。

繡完後的效果是這樣:

 

因為母親是做特別傳統的刺繡的,對兒子的這種做法並不看好,沒想到這幅現代裝飾主義作品《星系》一出,就獲得江蘇省藝博獎金獎。

「從星空這幅作品開始,我找到了蘇繡創新的一種新的可能性。」

張雪的思路就此被打開,他把那些傳統刺繡裡的不可能都變作了可能,比如繡品《四季》首次使用三角形邊框,營造出一種不同於傳統的圓形邊框和四方邊框的現代感。

 

你還能在他的刺繡作品裡,能看到流行的極簡主義佛系風。

 

腦洞大開的他,還想到將刺繡在3D上表現出來,甚至蘇繡跳出了衣服和裝飾畫的藩籬,破天荒地出現在了手錶、耳機、珠寶上。

 

他的作品在蘇繡界攪動起了不小的水花,曾獲得江蘇省藝博獎金獎,還有機會與捷克藝術家合作裝置藝術,東西方在刺繡這件事情上碰撞出火花,郎平驚嘆他的創作,人民日報連續兩次在微博上轉發他的相關影片。

與捷克藝術家合作裝置藝術

 

不過,獲獎和出名並不是他的初心,他的夢想是讓蘇繡能走入尋找百姓家,這種傳統的技藝能夠通過這樣別樣的方式傳承下去。

2016年,張雪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後開設蘇繡體驗課普及刺繡;無論多忙,這些年他一直堅持一個習慣,那就是去博物館當志願者。

無論是外國人。

 

年輕人。

 

還是小孩子,都能了解到蘇繡的魅力。

 

「現在年輕的人真的學的很少,我就很希望年輕人,包括孩子能夠對刺繡有了解,可能我不經意的一次講解,就在他們的心底就埋了一顆蘇繡的種子。」

央視曾經發佈過一個公益影片,鏡頭裡,張雪的外公買來兩匹綢緞,親手為外婆刺繡,縫製一身紅色蘇繡衣裳。

這個瞬間讓小編頗為感動。

張雪的外公外婆和蘇繡出現在央視紀錄片裡

 

的確,蘇繡,這個2000歲的傳統技藝是包裹著愛以及美,帶有溫度的,它不應該沒落,甚至消失。

想好有張雪這樣的年輕人,在做著努力,用別樣的方式詮釋著中華傳統的美好。

就像小伙子講的那樣:「其實做創新的作品,並不意味著摒棄傳統,而是為了更好的讓蘇繡回歸到生活當中來,讓它能夠被更多的人喜愛和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