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他用手邊照片驚艷無數人,卻被有心人扣上莫須有罪名,明明鏡頭裡是我們童年最美的時光啊!

  2018-04-24

回想起人生的每個瞬間,發現無憂無慮的童年時光才是內心深處最柔軟的一角。

▼童年是人們唯一可以公開見面的地方。

 

▼那時候快樂又簡單。

 

▼即使掉了一顆大門牙,仍可以坦然微笑。

 

▼還有可以依靠的小姐妹。

 

▼雖然很天真傻乎乎的,卻每天樂的哈哈大笑。

 

▼一起做鬼臉。

 

▼那時候的笑容多麼乾淨純粹。

 

▼懵懂的時光裡,又藏著多少美好的回憶。

 

多年後,當人們在訴說自己的童年趣事時,眼神裡那份清澈與明亮,就是時間贈予的禮物。

 

▼那些稀鬆平常的日子,是漫長生命裡的溫柔。

 

▼多麼希望能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

 

▼在經歷生活磨難與世俗的試探,仍保持純樸與直率。

 

就像有一句話說的好:那清亮的眼神像我童年記憶深處一顆滾動的玻璃彈球,不停地敲擊著我柔軟的內心。

 

一切的一切都在回憶裡,關於童年,每一刻都值得被記錄。

而這些觸動人心的照片,就是1987年出生的張煜拍的,他也因此被稱為「最會攝影的小學體育老師」。

 

僅僅用一部手機,就拍出了孩子們的喜怒哀樂,用鏡頭捕捉到那些大人們都無暇光顧的孩子們真正的內心世界。

 

他也憑藉這些照片在網上走紅,但其實一開始他並不想給小學生當體育老師。

 

那年他從西安體育學院運動訓練學專業畢業,一直痴迷於短跑的他更希望能成為一名高中體育教師。

「最好能帶領想考體育類專業的學生訓練」。

 

但最後他卻被分配到了浙江衢州的一所小學裡,面對50多個二三年級的孩子,他束手無策。

「喊集合都喊不齊」,「立正3分鐘都難。」

 

他低估了小學生們的好動頑皮,於是就用​​嚴肅的面孔去上課。

「當時一意孤行,一定要紀律好才能上課。」

 

結果兩週下來,有家長去向校長反映:「這個體育老師怎麼上課和軍訓一樣嚴肅?」

他的不苟言笑也讓學生們見到他就跑,久而久之孩子們就十分畏懼他。

 

最後還是一個資深教師的話點醒了他:「你很像是教練員在上課,但小學生不是運動員。」

終於意識到自己錯了的他決定向學生道歉,這一舉動也讓很多女生濕了眼眶。

 

孩子們的世界就是這樣單純,自此之後,越來越多學生願意主動和他打招呼。

而他也開始重新正視自己做的事,他想:「小學體育老師,要把課上得很精彩並不現實,但我要盡量讓他們開心,積極主動地去完成一堂課。」

 

於是他帶著學生們跳繩,一起做遊戲。

 

「學生已經為文化課考試忙得暈頭轉向了,希望在孩子唯一能玩兒的體育課上,不要有那麼多測試和標準。」

 

曾經孩子們的調皮好動讓他苦惱,但現在孩子們的活潑純真,卻深深的打動了他,很快他就和孩子們打成一片。

 

有時候靜靜地在旁邊看孩子們嬉戲玩耍,都會覺得無比美好。

每當這時,他就想:「看到孩子們的喜怒哀樂,總希望可以將它們拍下來,不然就太可惜了。」

 

因為這份可惜,他用手機記錄下了孩子們最純真的童年。

 

無論是在他的體育課上飛奔,還是下課後的嬉戲,孩子們的身影都被他事無鉅細的記錄下來。

 

▼孩子們喜悅的笑臉。

 

▼飛揚的紅領巾和同學們一起奔跑著。

 

▼扳手腕。

 

▼玩童年的紙飛機。

 

▼拼盡全力的接力賽跑。

 

▼愛爬樹的童年。

 

所有拍的照片都沒有什麼攝影技巧,就是靠感覺。

慢慢的在拍照中他發現,原來每個孩子都有豐富的內心世界。

▼她們會有矛盾。

 

▼但卻很快又能和好了。

 

▼因為孩子的世界,沒有那麼多計較。

 

▼有時又會很孤單。

 

▼有時還會偷偷喜歡隔壁的女孩。

 

▼有時會好奇的異想天開。

 

後來他以「張內咸」為名,將這些照片分享到了網上,沒想到就火遍朋友圈。

所有人都知道了這位「不務正業」的體育老師,知道了他鏡頭下那些可愛純真的孩子們。

 

2016年時,他拍的照片還被蘋果公司選中,做成了戶外廣告投放在全球多個城市,他也成為那年唯一入選的中國攝影師。

蘋果公司選中他的照片,原因很簡單,就是真實。

 

隨著名氣越來越大,甚至有人還邀請他去當攝影師,但他卻拒絕了。

他說不想被多餘的訊息干擾,只想拍自己喜歡的東西。

 

他最喜歡學生們自豪地說:「我的照片是體育老師拍的,我的體育是攝影老師教的!」

後來他實現了這個願望,因為六年級的男生已經都叫他「內咸兄」了。

 

和孩子們越來越親密的他,還時不時的調侃起來。

▼小小年紀就已經走上人生巔峰。

 

但伴隨著走紅的除了誇讚,還有一些人無端的惡意謾罵,對此他無比誠懇的說:

 

但顯然還是有人不放過他,在那段時間鬧過一件事,有人打著攝影師名號暗地裡騷擾兒童,連帶著他無辜地成為眾矢之的,微博也因惡意舉報而被封號。

 

多次申訴無果,他才意識到自己背上了這個「莫須有」的罪名。

無奈之下,他只能用文字來為自己澄清。

 

別人的惡意曲解,卻是我們看到的孩子們最純真的笑容,那種毫不掩飾的快樂,直擊人們內心最柔軟的一處,那些被定格的一瞬間,讓我們覺得無比的熟悉且生動。

 

而對於他來說,更鮮活的是孩子們在體育課上,表現出來的快樂與童真。

 

這常常讓他想起兒時的伙伴、奔跑的村道和鄉間小路和大家一起抓過小魚的溪流。

「看到孩子們就想起自己的童年,這也是一種鄉愁吧。」

 

他喜歡這裡,喜歡這裡的孩子們。

這兒沒有鋼筋水泥的森林,沒有手機平板。有花有樹有泥巴,還有孩子們快樂的童年。

 

當一切流言都過去時,時間給了他清白。

現在的他依舊是老師,繼續在課餘時間和孩子們打成一片,給孩子們當專屬攝影師。

 

未來他仍然會看著鏡頭下的孩子們,拍他們純真無邪的笑容,守護自己這顆赤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