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這位氧氣美女遠渡重洋到智利貧民窟,以畫畫治癒罪犯與遊民…綻放出東方魅力!

  2018-04-24

初看她的照片,你一定會被她的笑容吸引。

一頭飄逸的長髮,加上一顆小虎牙,還有那可人的酒窩,都讓人對這個成都姑娘心動。

 

在美麗的外表下,其實她還有很多標籤,她曾是NGO亞洲動物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參與過黑熊保護項目,到四川山區支教…

 

她還是一名插畫師,為一些品牌或雜誌畫插畫,用富有天馬行空的想像,治癒人心。

▼雜誌插畫

 

▼2017年上海瓶行宇宙大會,《不浪費好好愛》現場效果圖

 

除了畫插畫,她還隻身闖入人們印象中危險重重的拉美洲貧民窟,成為一名藝術治癒者,治癒了無數流浪漢和罪犯。

 

除此之外,她還是智利一家模特兒公司的簽約模特兒,在異國他鄉,綻放自己的東方魅力。

 

她叫Icy Tan,在20多歲的年紀,把自己的生活過成了詩和遠方。

 

Icy為人熟知,是因為她的插畫,無論是為一些品牌設計的作品,還是在拉美地區創作的治癒系插畫。

但很不多都不敢相信:她從未接受過專業的美術教育。

▼廣州小蠻腰一隅的想像

 

▼春節期間太古里的餐廳生意依然不錯

 

3歲時Icy就喜歡在白紙上寫寫畫畫,12歲以前也會在寫作業之餘畫卡通人,後來忙於學業就暫且擱置。

和許多同齡人一樣,按部就班地念初中,高中,大學選專業的時候,挑了溫柔正經的「學前教育」,畢業後,在廣州有著一份穩定的工作。

日子平淡無奇,直到26歲時,她又重新拿起畫筆,走向了插畫世界的大門。

 

她的畫天馬行空,勾勒出的簡約人物,個個都透著一股可愛的天然呆感,有現實生活的純粹樣子,和燦爛的童真。

 

▼火車窗邊一場有預謀的邂逅

 

▼公車上愜意不懼高的長頸鹿

 

▼心情像天氣一樣陰沉時,就坐到樓頂塗指甲油。

 

▼行走在雲端的人,吹一朵雲,點亮一盞月亮。

 

▼湖邊的一張集體照

 

在每天夕陽降落時,人們喜歡去河邊的房頂坐著,偷窺手機裡遙遠又寂寞的世界。

 

▼和胖大叔的一場約會

 

沒受過一天專業的藝術教育,Icy的插畫風格反而顯得與眾不同,有趣搞笑,利用一種腦洞大開的反差萌,竟有莫名的治癒感。

 

很快,一些品牌商家,就慕名前來求合作,2015年,她決定辭職,專職做一個自由插畫師,四處遊走,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

「做了自由職業之後,我發現生活其實可以有另一種節奏,我有更多機會接觸到各種稀奇古怪的人和事,斯里蘭卡的土豪,清邁的小學生,峇里島享受日光浴的遊客......」

 

生活的豐富也帶來了作品的豐收,越來越多的品牌或活動邀請Icy參加,為《城市畫報》畫插畫,為藝術活動畫海報,還被邀請到香港的大學課堂上藝術課。

 

攝影師Eason Sin在2017春夏上海時裝週,拍攝的街拍圖片,Icy為它進行了「再創作」,時尚在插畫的風格下,別有一番味道。

 

但就在Icy的插畫事業風生水起的時候,她卻選擇了離開,隻身一人跑到智利最混亂的貧民窟La Chimba 做義工,教當地流浪漢和罪犯們畫畫的方式,來治癒他們的內心。

 

在她出發去貧民窟前,她的朋友們都叮囑她:「Icy,你還是想想清楚,在南美貧民區犯罪率超高的,毒販小偷抬頭不見低頭見。」

去了那裡下一秒等待她的是什麼,永遠是個未知數。

La Chimba

 

但是Icy卻篤定地說:「世界上有很多人,並且大家住得很遠,但當你在中間不斷移動時,就會突然產生一條隱形的線,把你們連接起來。陌生、恐懼、偏見,都沒有了。」

 

來到這裡後,Icy開始教他們畫畫,一開始這些大叔還不能和她完全溝通,對她不是完全信任,Icy就開始鼓勵他們,將自己內心壓抑的情緒宣洩在畫紙上。

漸漸地Icy與他們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他們也願意把自己的過去與經歷,分享給Icy。

 

Icy發現,他們實際上,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危險,大家都在積極地康復,希望遠離毒品,找一份正經工作,而且他們雖然曾經犯過罪,但也有溫情的一面。

 

比如說,他們會認真對待每一次作畫,永遠會先將手,洗得乾乾淨淨,再拿畫筆,誰會想到貧民窟邋遢的流浪漢們,也有這樣細心的一面。

 

流浪漢們其實很紳士,每次Icy畫牆繪時,需要爬上爬下,流浪漢總像騎士般守衛在四周,保證她的安全。

 

最讓她感動的是,她幫助過的流浪漢,還給她寫了一個紙條,「你是一個有趣的好人,願上帝保佑你」。

 

而她也在這段時間,創作了很多插畫。

▼路上的行人抱著狗

 

▼潮爸和兒子

 

這次經歷還讓她創造了歷史第一,被各種當地的媒體爭相報導。

「我做義工的時候,在那座城市變成了一個名人,因為歷史上好像從來,沒有中國人去那裡做義工,大家都覺得太神奇了。」

 

因為這些經歷,她發現自己比想像中的還要有力量,而她的人生也沒有停止腳步,開始了新的旅程。

 

28歲的她,與智利一家公司簽約,成為了一名職業模特兒,恣意地綻放她的美麗。

 

她還開了一間繪畫工作室,每天早上睡醒後,就迫不及待跑到工作室開始畫畫,寫旅行遊記、學習西班牙語,生活過得充實極了。

 

她也認識了更多,志同道合的藝術家,他們口中從來不談,奇奇怪怪的藝術理論,只談論真實有趣的生活。

 

在有了工作室之後,她大開腦洞,辦了一個,關於「人在街頭遛狗」的畫展。

 

有人卻說:「Icy,你都28歲了,該現實一點。你活得太天真,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Icy卻回答他:「錯了,如果只關注個人的柴米油鹽,明天工資發多少,那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

無論是辭職成為插畫師,還是去智利做義工,或是做模特兒,Icy始終遵從自己的內心,說走就走,以快樂為基礎,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

 

約翰藍儂曾說:「五歲時,媽媽告訴我,人生的關鍵在於快樂。上學後,人們問我長大後要做什麼,我寫下『快樂』。他們告訴我,我理解錯了題目,我告訴他們,他們理解錯了人生。」

 

我們每個人都嚮往大海星辰與詩和遠方,只要你試著拋下眼前的苟且,真正地去行動,去追逐,相信總有一天,也可以做自己夢想的主人,不做別人奇蹟的聽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