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正談著戀愛的學霸醫生轉身成為一國總統,他的人生轉折簡直就像謎一般!

  2018-04-24

川普發飆打仗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他發推罵敘利亞總統是禽獸,使用化學武器,後面還有普丁撐著!

 

這是被打完罵完的敘利亞總統,第二天拎著包包上班。

畢竟敘利亞打了七年仗,不是一天兩天,這些年都被口水淹沒了,他居然還在位子上沒有倒,也算很有兩把刷子了。

 

身高一米九的他,氣質儒雅,穿剪裁合身的高級西裝,在權力圈裡鶴立雞群。

 

連視察軍隊時,也是一副科技界精英模樣。

 

身邊還有個纖細美貌會穿衣的夫人,夫妻倆一臉配。

他的氣質可不是裝出來的,畢竟人家從前是眼科醫生,因為意外才淪落成一名總統,多年在位子上死撐,誰能想到被噴成禽獸,使用化學武器,可以說是謎一般的神轉折人生了。

 

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出生1965年9月11日,老爸是個強人,阿薩德在阿拉伯語裡是「雄獅」,而老阿(哈菲茲·阿薩德)是名副其實的獅子。

老阿出身山區農村,加入復興黨,窮人都是他的粉絲,他一路做到空軍司令和一把手大位,統治敘利亞30年,娶了當地最有權力Makhlouf家族的女兒,生下四子一女。

 

雖然出生在第一家庭,但巴沙爾對政治沒什麼興趣。

一頭濃密捲髮,成績優秀、溫文有禮,是全家最安靜的那個。

不帶保鏢,在學校裡,從來不是中心人物。

有位高官說,他年少時曾帶著女朋友去俱樂部跳舞,被進門的三個少年擋住,他不耐煩地大聲罵人,年長的少年立馬道歉讓路,後來有人告訴他,那是總統兒子巴沙爾。

 

連他爸當時也沒看中這個安靜少年。老阿薩德生了四子一女,長子巴塞勒最像父親,一點也不安靜,喜歡各種刺激和冒險的運動,比如開著賽車在大馬士革郊區的馬路上一路狂飆。

老阿薩德在長子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輕時候的影子,把他安排到了軍隊和政壇,作為接班人培養。

 

巴沙爾是第二個兒子,大位這種敏感事情,是連想也不敢想的。

用他自己的說法是,從小到大幾十年,只進過一次他爸的辦公室。

中學畢業時,老爸問他長大以後想幹什麼。他的回答既不是飛行員也不是總統,而是醫生。

醫生就醫生吧,隨他去,強扭的瓜不甜。

 

老阿並不在乎,反正大兒子不喜歡讀書也不想做醫生,就想做一個統治者。

老阿薩德長子

 

巴沙爾隨著興趣讀大馬士革大學醫藥專業,精通英語和法語,進入部隊醫院當醫生,繼續做著一枚安靜的高富帥軍醫。

 

4年後,又到倫敦讀眼科博士,一週上兩台手術,對病人非常溫和,導師說他是優秀醫生,英國同學甚至評價他智力超群。

看得出,這個內向的學霸青年一直混學術圈,養成了原汁原味的科技界精英氣質。

 

戀愛對象也一樣,是個高知白富美。

女方叫阿斯瑪,比他小10歲,出身敘利亞有聲望的阿克拉斯家族,母親是外交官,父親是醫術高超的心臟外科醫生。

在英國出生長大,校園雞尾酒會上遇到了在倫敦讀書的巴沙爾,兩人一見鍾情,很快熱戀。

她從專門培養名媛的倫敦國王學院畢業,拿到計算機和法國文學的雙學位。

▼在畢業照上還有點嬰兒肥。

 

▼減掉後顯出精緻五官。

 

▼進倫敦摩根投資銀行工作,一副職場女高管模樣。

 

巴沙爾一邊讀博士,一邊在眼科醫院實習,一邊跟小10歲的漂亮妹子談戀愛,沒有比這更美好的日子了。

 

然而,29歲那年接到一個電話改變了一切,他的哥哥巴塞勒實在太好動了,在飆車事故中去世。

父親老阿64歲了,身體很不好,沒有時間悲傷。

看了看剩下的兒子們,三子最受老媽寵愛,但個性太強,十分暴躁,不適合繼承大位;四子太年輕。

 

最有出息的只剩下眼科醫生了。

 

老阿只能發揮強勢性格,在電話裡直接吩咐巴沙爾回家。

巴沙爾就這樣意外地接權,在各種職位火速上升,進軍事學院受訓。

 

老阿預想的沒錯,他給兒子舖路沒多久,還在跟鄰國首領通電話,就突發心臟病走人了。

這時候巴沙爾也只有34歲,成了當時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人。

連憲法都規定總統必須年滿40歲,這當然難不倒智慧的阿拉伯人,迅速通過修正案:將總統最低年齡改為34歲。

巴沙爾接替老爸當復興黨一把手,不久當選總統,從放下手術刀,到走上權力巔峰,只用了5年時間。

 

這對夫妻一度很吸睛,年輕美貌,受英國教育,喜歡聽英國歌星Phil Collins。

 

阿斯瑪不戴面紗,甚至被稱為沙漠玫瑰,中東黛安娜,上過Vogue 。

 

生了三個孩子,自己很低調。

 

只跟著巴沙爾出訪,與英國女王和西班牙王后索菲亞會見。

 

她是網路專家,敘利亞經濟不怎樣地,卻是中東網路最發達國家,受到年輕人擁護。

 

巴沙爾半路出家,軍政資歷太淺,好在有個很大的本事,就是在夾縫裡求生存。

老爸留下的家業三足鼎立,三弟馬希爾領導精銳第四裝甲師、共和國衛隊以及阿拉維派民兵組織;姐夫肖卡特曾主管軍情部門,現任武裝力量副總參謀長;表弟拉米·馬赫盧夫是石油和商業寡頭,號稱首富,資產50億美元。

全是家族成員,各自有兵有錢,互相動不得、又離不開,而這往往是最穩固的統治。

從右至左:巴沙爾、三弟和姐夫

 

這樣的家族當然惹毛了一個人,就是當時的美國總統歐巴馬:

憑什麼你們老霸占著大位,對了你們還對反對派和平民使用化學武器了...

 

美國說用了化學武器,敘利亞說這是美國開打的藉口,到底用沒用化學武器,誰都不知道。

 

這些年來,這樁化學武器官司一直扯個沒完,美國和小伙伴們一直要倒巴沙爾下台。

內戰再加上ISIS恐怖組織搞事,無數難民出逃,這個年輕上任的總統可以說很悲催了,臉也皺成了苦瓜,但誰也沒想到,這麼多年居然熬過來了。

 

為什麼呢?川普說得很清楚:巴沙爾與俄羅斯總統普丁關係不一般。

要知道,在巴沙爾父親的老阿薩德時代,就抱上蘇聯的大腿,對方出兵支持過敘利亞;現在大腿的名字叫俄羅斯,連普丁的上任時間都跟巴沙爾一樣,2000年一起當總統,真是緣分哪!

 

前兩年,就在最危急時刻,普丁帶著一大票俄羅斯男人殺到了敘利亞。

扭轉戰局化解危機。

 

本來這事告一段落,但川普上台必須刷存在感,又扯起沒完沒了的化學武器官司。

但接下來又怎樣呢?畢竟背後的普丁大帝不是能長期調戲的對手。

 

從一個與漂亮妹子談著戀愛的眼科醫生,突然轉型當總統,苦苦熬過這些年,夾縫中求生存的能力就不容小覷。

他已經活成了一個謎,這麼多年,「有一種詛咒,叫阿薩德必須下台」。

 

如今他依然拎著包包上班,當初那些喊話要他下台的各國領導人,也逐一下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