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坐在鏡頭前唱歌、跳舞就能月入近百萬?這些網紅女主播驚動了BBC!

  2018-02-14

現實生活中有著這麼一群年輕貌美的女孩子,她們不用朝九晚五地上班,每天對著電腦唱唱歌、聊聊天、跳跳舞就能月入好幾萬元,還能享受無數異性「朋友」追捧和迷戀的目光。

這樣的生活,聽上去是不是挺誘人?

她們,有著一個共同的名字:「網路女主播」。

 

▼她們有的性感嫵媚

 

▼有的甜美可人

 

▼有的清純靈動

 

在她們背後,是系統運作、已成產業的經紀公司,和市場廣闊、基礎堅實的「粉絲經濟」。

截止至2016年底,中國直播行業的年交易金額就已經達到了30億美元,也就是將近200億元人民幣(約台幣923億元)!

這個體量龐大卻一度遊走在「灰色地帶」的行業,甚至驚動了大洋彼岸的BBC。

就在前不久,BBC上線了一部三集的紀錄小短片,在鏡頭的帶領下,萬里之外的海外吃瓜群眾也能夠一睹中國網路女主播的「私生活」,領略這個在中國野蠻生長的行業——網路直播。

BBC紀錄片《中國網路女主播(China's Chat Girls)》

年薪百萬的「網路女神」

片子一開始,BBC就表示,網路直播以及其背後的網路主播們在中國已然成為了一項「龐大的生意」,而24歲的女孩樂樂(藝名「樂樂淘」),就是這一行的佼佼者。

雖然她年紀不大,卻已經入行6年,並擁有了超過一百萬的忠實粉絲。

每天,她面對著小小的鏡頭唱歌、跳舞、打遊戲或陪著粉絲聊天,性格直率熱情的她就像女主人一樣,時不時招呼著剛進直播間的粉絲,並對給自己「刷禮物」的朋友表示感謝。

樂樂正在直播中

 

「刷禮物」,是網路直播平台上最常見的盈利方式。

粉絲們花錢刷的禮物會直接折算成現金給到對應的主播,因此,人氣越高、粉絲越多、禮物越「強大」的主播,往往賺的錢就越多。

樂樂第一次接觸網路直播,是在父親工地的廠房裡,她拿著一台電腦給網友唱歌,結果一個月後她收到了一筆工資,一看數字,19000(約台幣8.7萬元)。

當時才18歲的樂樂,對這筆「巨款」感到深深震驚

 

在六年前,一萬九絕對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樂樂的爸爸媽媽在知道這個情況後也驚呆了,「沒想到女兒一天賺的錢比我一個月還多」。

樂樂的爸爸媽媽對女兒的收入感到震驚

 

如今,已經在網路直播行業摸爬滾打六年的樂樂,一個月的收入基本穩定在二十多萬(約台幣90多萬),一年下來就是兩三百萬(年收台幣千萬)。

她靠著自己的力量給爸媽買了一套高檔豪華別墅,讓他們安度晚年。

對於女兒做網路女主播這個決定,樂樂的爸爸媽媽倒沒有太多傳統觀念上的偏見。

他們覺得,只要女兒喜歡,她願意做什麼都行。

樂樂的家人現在是她的「頭號粉絲」

 

然而,超高的薪水、完美的生活和看似輕鬆的工作背後,往往是常人想不到的辛酸和壓力。

在鏡頭前明艷動人的樂樂,其實對自己卸妝後的容顏沒有什麼自信。

曾經的她一直有一個踏足演藝圈的夢想,可因為自身條件的不足,這個夢想好像一直離她很遙遠。

 

樂樂一直沒能實現自己進入娛樂圈的夢想

 

如今的她,還是不太敢素顏面對鏡頭;相反地,她已學會了各種讓自己變得更上鏡、更受歡迎的技能——化妝、唱歌、舞蹈、講段子… 只為自己出現在鏡頭前的那一刻光彩照人。

一天直播10多個小時,像陀螺似的忙到晚上九點才能吃上飯,對她來說已是家常便飯。

不過更讓樂樂憂心的,是年華的逝去和無處不在的競爭,因為每一名主播,都不是「不可替代」。

有不少希望吸引更多流量的網路女主播,在激烈的競爭之中會選擇用色情、低俗、暗示性的方式來賺取眼球。

不過隨著對岸網路監管越來越嚴格,像樂樂這樣在直播行業打拼多年的女主播已經非常清楚地知道,直播時必須有底線,一旦越過雷池,隨時可能會被「送進監獄」。

樂樂明白,色情和低俗是不能觸碰的「雷池」

 

網路女主播背後掌握「生殺大權」的男人

在中國,網路直播和網路女主播在很多時候並非純粹的個人行為,在這背後,往往是已經系統化、產業化的直播經紀公司。

這些公司負責挖掘、管理和培訓網路女主播,讓她們更具有競爭力,同時也從她們的收入中抽取分成。

樂樂所屬的公司,是中國最大的網路直播公司之一。

她的老闆當年為了挖她過來,前後動用了11位朋友前去遊說,最終成功說動了樂樂。

樂樂的老闆Max坦言自己前後請了11位朋友前去「挖牆腳」

 

網路女主播和公司老闆之間的關係其實十分微妙,一方面,女主播需要依靠老闆開拓市場,獲取資源,增強市場競爭力;另一方面,對於老闆來說,優秀的女主播就像是一棵棵「搖錢樹」,需要被時時刻刻「攥」在手心。

在BBC拍攝紀錄片的過程中,剛好趕上樂樂和她所屬的經紀公司續訂勞動合約,為此,樂樂和老闆Max還大吵了一場。

雙方矛盾的根源,在於新合約的規則和內容。

老闆Max希望續簽一份長達八年的勞動合約,這對已經24歲的樂樂來說,無異於買斷她整個青春的「賣身契」。

而且合約規定,經紀公司今後將從樂樂的收入中抽取50%的分成,並對她的生活進行諸多管控,比如禁止她游泳。

在這八年中,一旦樂樂跳槽或轉行,她也必須要向經紀公司支付高達120萬美元的違約金。

樂樂如果中止合約,將面臨120萬美元的違約金

 

在爭吵後,雙方都有些激動,老闆Max一怒之下,乾脆直接關閉了樂樂當日的直播頻道。

對此,他給出的解釋則是——「對心情突然有問題的主播,我們會取消她們當天的直播。等她心情恢復之後,再以最好的狀態來進行直播」。

然而,樂樂和跟拍的BBC記者都心知肚明,老闆這樣做無非是因為樂樂「忤逆」了他的意思。

擁有百萬粉絲、光鮮亮麗的女主播,在這種時刻,竟然和一個被操縱的傀儡沒什麼分別。

吵過架後,樂樂哭著跑回了家

 

虛擬的陪伴與愛:她就像是我的家人

在新聞報導中,我們經常能看到很多粉絲為了捧一個女主播,不惜一擲千金。

「刷禮物」一口氣刷掉幾萬幾十萬的,更是大有人在。

在樂樂的粉絲群體中,就有這麼一個忠實的「鐵粉」——富二代傻哥。

他每天堅持看她的直播,還為了她花掉了十多萬元用來「刷禮物」。

他說,樂樂在他心中就像是「家人」一樣的存在。

在過去的四年多時間裡,傻哥每天都會看樂樂的直播

 

傻哥的成長經歷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沉迷於網路直播的人們的特質——有錢有閒,但從小就缺愛。

傻哥的爸爸媽媽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外出做生意賺錢,因此他是被爺爺奶奶養大的,性格內向,朋友也不多,直到接觸到網路,在這個虛擬世界裡才找到了一絲存在感和自信心。

當他第一次在網路直播平台上看到樂樂的直播,他立刻就被樂樂「甜蜜的小嗓音」和「甜美的小面孔」給迷倒了,他刷了一萬多塊錢的「禮物」要求樂樂給他放首歌,還加上了她的微信,偶爾會聊聊天,分享彼此生活中的喜怒哀樂。

傻哥正在看樂樂的直播

 

如果說偶像販賣的是夢想和積極向上的「人設」,那麼網路主播販賣的則是一種虛擬的陪伴和「愛」。

當你聽著主播唱歌聊天,每個粉絲都覺得這是自己和主播之間的專屬互動。

對於寂寞又缺愛的人們來說,與其說自己「愛」上了主播,還不如說是愛上了這種被陪伴的感覺。

傻哥一直強調樂樂就像是他的「家人」

 

在樂樂和老闆的矛盾爆發後,傻哥曾連夜驅車從揚州趕到上海,來到樂樂的公司樓下等待她下班,希望能幫一些忙。

可當兩人真的在現實生活中碰面,卻陷入了深深的緊張和尷尬中。

 

雖然樂樂熱情地招呼了傻哥,並表示第二天想請他好好吃個飯。

但傻哥在短暫的見面後並未久留,第二天一早就坐車返回了揚州。

後來,傻哥才透露,自己已經有女朋友了,而且這次出來和主播見面的事情女朋友也知道。

也許,這份虛擬的愛與陪伴雖然很容易讓人沉醉其中,可它依舊只能停留在線上。

當人從線上走到線下,還是得擁抱並接納現實的生活。

在BBC這部紀錄片上線之後,有外國網友在觀看後覺得,「網路主播」是個非常有趣的職業,也是這些女孩自己的選擇,並沒有什麼不妥。

的確,BBC採用的是它一貫擅長的溫情人文紀錄手法,沒有抨擊網路女主播們「用青春和美貌換錢」的可悲,也沒有揭露狂熱粉絲斥重金「買主播一笑」的病態,最辛辣的部分,也僅僅是隱晦地表達了公司老闆對主播的剝削壓榨。

在充滿人情味的鏡頭下,觀眾看到的會是一個個有著自己的無奈與堅持的個人。

他們是那麼鮮活,在這個網路高度發達的年代裡,被自身的慾望和缺憾裹挾著前進,也許是心甘情願,也許是身不由己。

對於網路女主播,你又怎麼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