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曾怒扇舒暢耳光,直言不諱的說自己想紅,如此出言不遜的她憑什麼這麼狂?

  2018-02-12

最近,《戀愛先生》這部劇當紅。

最吸引人的,不是男女主角,而是女二號顧瑤。

 

與以往電視劇上的女二號不太一樣,劇中的顧瑤是複雜而多面的,既對丈夫抱有怨恨,又對曾經的追求者舊情難忘。

 

她在面對別人的追求時,是一顰一笑都從容優雅的女神。

 

她在發現丈夫背叛時,卻又變成歇斯底里卻無可奈何的妻子。

 

在劇中扮演顧瑤的辛芷蕾,將中年失婚女人的那種複雜心態演繹的恰到好處。

 

好像是從《演員的誕生》開始,辛芷蕾才真正開始被大眾知曉。

那期,她和舒暢有一場扇耳光的戲碼,正是這一巴掌,讓她「一扇成名」。

戲中,她將一位寵妃內心的變化演繹得淋漓盡致。

 

爆發的演技,老道的臺詞,讓人感到眼前一亮。

但比賽的結果是,她輸了。

她不僅輸了,還在採訪中說了這樣的「狂言」,我沒有預設過會輸,也沒覺得對手有特別好。

 

有人說她太狂,目中無人的性格透著一股傲慢和無禮。

但就是喜歡她這種「狂」,直爽快意,不拐彎抹角,有股不服輸的勁。

 

不管是性感多情的美女,深宮大院裡的嬪妃,還是文藝神祕的女俠,她都能將不同人物的分寸拿捏的恰到好處。

 

然而她進入娛樂圈,也不過六年多的光景。

2011年,辛芷蕾因出演電視劇《畫皮》出道,從此正式踏入演藝圈。

之後她出演了不少作品,但都是一些無足輕重的小角色,自然也沒有給人留下什麼印象。

 

直到2016年,她參演的電影《長江圖》,獲得了柏林電影節的獎項,她才開始被一些人認識。

 

得獎光輝的背後通常伴隨著我們難以想像的付出,辛芷蕾也是如此。

她為了拍好這部電影,可以說是吃遍了苦頭。

 

因為劇情需要,她全程都必須素顏出鏡,甚至有時要把自己搞的蓬頭垢面。

拍攝的環境也是非常的艱苦,大冬天,她需要將自己整個人泡在寒冷刺骨的江水中,一泡就是半天。

 

有一場戲,她需要沉到水裡,導演卻還要求她要看起來感覺不到冷。

對於這樣苛刻的要求,不知道她是通過怎樣強大的意念,才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不發抖,還保持優美的姿態。

但她最終還是堅持完成了拍攝,因為她不願意放棄每一個來之不易的機會。

 

後來她接受採訪,說自己是冒著「死了都要拍」的決心來演這部電影的。

自殺的那場戲,她踩著淤泥向長江深處走去,全然不顧被江底的玻璃渣劃破了腳。

旁邊甚至來了個救生員,怕她暈倒在水裡,隨時準備營救。

她說那時她每天都哭,感覺自己生不如死,再也不想當演員了。

 

然而,不管這一行有多艱難,辛芷蕾都會堅持做下去,因為她知道自己內心深處是發自內心熱愛表演的。

其實演員這一行並不在辛芷蕾的規劃中,她在大學讀的是服裝設計。

但大三那年,她的父親卻意外癱瘓在床,生活的不幸讓她不得不放棄自己最初的夢想,開始養家餬口。

她選擇退學,簽約了娛樂公司,這樣家裡不用出學費,她也可以負擔父親的醫藥費。

 

就這樣誤打誤撞入了行,她卻發現表演似乎是命運給她的禮物。

通過這些年的努力打拼,她更是逐步看清了自己對於表演本身的熱愛與激情。

生活給了她苦難,但也給了她「表演」這種別樣的財富。

 

後來她的父親與外公相繼去世、她一邊忍著悲痛拍戲,一邊安撫媽媽和弟弟。

現在回憶起來,她也只是風輕雲淡地迴應道,都過去了。

如果不是對表演執著的熱愛,可能她也不能堅持那麼久。

 

正是這種對於表演執著的喜愛,她被導演賞識,得到了在《繡春刀II》中出演的機會。

雖說戲份不是很重,但她那淩厲的眼神,還是讓人感受到了不同的氣場。

 

在拍攝過程中,毫無武打戲經驗的她下足了功夫,光是一場與張震舞劍的戲,她就練了足足一個月。

為了握好刀,雙手也變得傷痕累累。

 

其實她的走紅不是偶然,而是多年辛苦付出收穫的結果。

她曾說,自己走的並不是圈內大多數女演員的路子,而更像一個男演員。

沉寂多年,等到積累一定的閱歷和底蘊後,突然爆發。

 

她不像圈內其它其他人一樣,總說一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話。

在採訪時,她直言不諱,我挺想紅的。

很多媒體斷章取義,大肆報道,批評她太狂妄。

但大家其實忘記了,她後面那一句說的是,因為我有了名氣可以接更好的劇本,演出更好的作品。

歸根結底,還是一個演員對於演戲執著的熱愛。

 

其實有時候,我們需要多一點這樣的人,不避諱談自己的野心。

她只是說了實話,因為她不甘心再做一個沒有名字的配角,而是希望自己可以當有姓名的主演。

 

本應該成為設計師的她,因為家庭變故,誤打誤撞地進入了演藝圈。

不服輸的性格,讓她沉寂後終於贏得了自己的春天。

 

有人說她很多面,低眉是佛,擡眼成妖,演什麼像什麼。

希望她可以繼續保持自己的那份驕傲與執著。

誰說有野心的女人不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