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相貌平平的他印刷工出身,卻因高亢歌聲一夕爆紅,如今用一首首歌唱出無數人心情!

  2018-02-07

「人生不會一路坦途,也不會無路可走」。

前幾天,在2017酷狗直播年度盛典上,林志炫用一首《沒離開過》再次完成了教科書般的演唱,依然行雲流水、淡定自若。

說起林志炫,也許大多數人還是從傳唱度比較高的《單身情歌》開始認識他的。

現實扎心的歌詞,細膩又不失力量的嗓音,不知伴著多少人度過了孤獨寂寞的夜晚。

然而,這個一張嘴就能入人骨髓的他,卻說,在17歲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唱歌。

 

1983年,林志炫聽從了父母的建議,在填寫大學志願時選擇了土木科系。

一次機緣巧合,在接受了兩年的音樂訓練後,順從內心的他,篤定地選擇了音樂這條路。

然而,這條路卻不像想像中的那麼順利。

從餐廳駐唱到參加唱歌比賽,再從跟唱片公司簽約到解約,前後沉沉浮浮近十年。

終於在1991年,與李驥以「優客李林」組合形式正式出道。

同時發表的首張專輯《認錯》,一舉獲得百萬銷量,兩人也一下火遍了兩岸三地。

 

因為家人一直反對他把音樂當成事業,所以常年來林志炫都過著「灰姑娘」一樣的生活。

12點前,他在印刷公司打工;12點後,他是家喻戶曉的明星。

「傷心的人那麼多,我應該勇敢地過」

1995年,由於母親身體原因,處於巔峰期的「優客李林」被迫解散。

同年,音樂事業如日中天的林志炫,以一首《你的樣子》宣告退出樂壇,繼續在印刷廠工作。

對於這段難忘的經歷,林志炫並不覺得那是低谷,也並不難熬。

 

但人生總是充滿著無奈和變數,在接手印刷廠不到九個月的時間,一場火災將印刷廠燒毀,他的工作也燒了個精光。

林志炫家的印刷公司

 

在印刷廠工作的林志炫

 

那是林志炫第一次感受到命運的力量,也在那段時期裡,嚐遍了人情冷暖。

有人笑臉相迎卻全不信任,有人冷眼相待且避之不及。

無果,只得重回舞台,做回歌手。

直到1999年開始,林志炫才憑藉《散了吧》、《蒙娜麗莎的眼淚》、《離人》等作品再次贏得掌聲。

都說「初聽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又有誰知「曲中思念今猶在,不見當年夢中人」。

這些曾經的情歌經典,何曾不是我們難以觸碰的過去,不願聽懂的將來。

 

林志炫也因此收到了「情歌詩人」的稱呼,更是唱遍上海、南京、武漢等多所大學,成為了第一位獲准進入大陸校園的台灣歌手。

2007年,命運第二次「眷顧」了他。

因為長期鼻竇炎而不能達到共鳴的最佳狀態,成了他演唱生涯上無法逾越的瓶頸。

 

做完鼻竇炎手術後,他的聲音不僅變得更加清透高亢,更是打開了多處新的共鳴腔,得以進入沉潛期。

現在聽起來,似乎是因禍得福,然而他為此受過的痛苦卻超乎常人。

兩次分別長達三、四個小時,幾乎無麻醉的手術,他都因疼到休克被推出手術室。

之後長達半年的恢復期裡,因為鼻子裡面都是傷口,他不能坐飛機、不能吃熱的食物、不能情緒激動......一切引起血管擴張的事情都不能做。

因此他宅在家裡避免感染,也吃遍了台北所有能叫到的壽司——這是他為數不多能吃的食物。

然而,伴隨而來的並不是只有身體的痛苦。

一段感情破裂,讓他的人生、事業陷入了最大的一次低潮。

如今再次談起那段經歷,他像唱歌般淡然地說:「其實,我早就已經原諒她了,這件事間接增長了我的抗壓性。很多人奇怪我現在諸事淡定,那都是訓練出來的。」

很多人羨慕他的性格,這都是歷練而來的。

人不可能永遠順利,上天安排你在什麼時候遇到什麼事,冥冥中自有定論。

現在回頭看,不見得用傷害、損失去看待,重點是我的幸福接著就來了。我很幸運很快樂,知道了那個對的人在哪兒。

 

林志炫喜歡用「我的她」來稱呼那個自己找到的那個「對的人」。

 

提起她,他很是感激地說:「沒有曾經的傷害,便沒有今日的幸福。」

2013年,空降第一季《我是歌手》舞台,林志炫憑藉《沒離開過》拿下了當期的第一名,並在後續又三次獲得第一,從未離開過三甲。

正如歌詞中所唱的那樣,「我曾愛過也失去過,嚐過愛的甜與澀,擺脫命運的捉弄,我知道我要什麼。」

在經歷了無數的顛簸動亂、輾轉反側之後,當時已年近五十歲的林志炫捲土重來,用穿過時間的純粹聲音,實現了人氣的再度飆升。

很多人驚嘆於他竟能把一首極高難度的歌一氣呵成,卻並不知道,林志炫將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尤其是嗓音,視為命運饋贈的禮物。

二十多年過著苦行僧一般近乎苛刻的生活——每天充足的八小時睡眠與日常水分,不喝任何氣泡飲料,不吃油炸辛辣的食物。

這些常人眼裡枯燥乏味的生活方式,在他看來卻甘之如飴。

他宣稱:「現場演唱已成為我的信仰,我是在為信仰受戒。」

 

尤其是在鼻竇炎手術成功之後,他不僅增加了日常訓練的頻次和曲目,還要求在創作上不做「第二個自己」。

常說的一句話就是:「給我一個心甘情願離開錄音室的理由。」

2008年到2013年,專輯《擦聲而過2》與《One take》接連發布,膾炙人口的《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回家/斷了線》也都是這個時期的作品。

2017年,在為《悟空傳》錄製插曲《空》時,錄音師在錄音室來回踱步,無所事事走了好幾圈,最後跟監製說:「怎麼辦,他自己調大小,什麼都做完了,我要怎麼辦,不用做了嗎?」

因為除去最基本的工作,其他細節林志炫全部親力親為。

都說歲月不饒人,握著音樂籌碼的林志炫,窮極一輩子去做一件事情,專注詮釋一個角色,他又何曾饒過了歲月。

無論是過去的那些紛擾是非,還是如今大家口中的「回鍋翻紅」,在林志炫眼中,似乎都已淡如雲煙。

就像《我是歌手》謝幕的最後一曲《浮誇》,既不撕心裂肺,也不哽咽失聲,只看到有這麼一個人,帶著過盡千帆皆不是的淡然,認真地在唱著自己。

 

林志炫曾經說過,自己是一個比較自私的歌手。

他不會去傾聽聽眾想要聽什麼歌,也不願為純粹討好迎合觀眾而唱歌,而是會根據自己的內心,決定此刻選擇哪首歌來詮釋內心,因為唱歌是他的夢想。

出道27年,發行專輯24張,7度入圍金曲獎,7度失敗坎坷。

縱使身載了多少驚嘆,褪去歌壇天王的光環,他只是一個簡單又純粹的人,愛著音樂,愛著生活……

就像他歌詞中唱的:世界上幸福的人到處有,為何不能算我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