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沒有劇本更沒有目的地,90歲奶奶和35歲帥哥的一路旅行,竟要進軍奧斯卡!

  2018-01-11

近來一部法國紀錄片,刷新了小編對藝術的認知,它就是《Faces Places》,上映至今已榮獲多個國際大獎,更有望衝擊今年的奧斯卡最佳紀錄片。

小編覺得這大概是史上「最任性」的紀錄片了,兩個年齡相差55歲的奇妙組合,沒有劇本,也不設目的地,開著車去法國鄉村為普通人拍巨幅照片,還張貼在最顯眼的地方,一路上隨走隨停,記錄下遇見的臉龐。

 

然而為什麼選擇去村莊,因為那裡不僅有最美的風景,還有著最單純的一群人,他們雖然樸實無華,卻擁有著獨立有趣的靈魂。

 

而這正是這部片子想要傳達的對平凡人的致敬,以及對個體生命的尊重,當一張人物照片被放大無數倍後,讓人忍不住去探尋其中的故事。

在這個過程中,去感受平凡人的不凡,看過的網​​友們都給出了超高的評價,這部片子究竟有何魔力?

 

NO.1

這兩位主角就很有看點,安妮華達是法國著名女導演,法國新浪潮電影的奠基人之一,還曾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終身成就獎,是目前該獎項唯一一位女性獲獎者。

 

今年已經90歲的她依舊時髦,留著可愛的蘑菇頭,還把一半頭髮染成了酒紅色。

 

而35歲的JR是一位神秘的法國新銳攝影師、街頭藝術家,他從來不透露真名,JR是他姓名的縮寫,也從不摘下他標誌性的墨鏡。

 

他開著「相機卡車」去到全世界,熱衷於給遇到的人們拍攝巨幅照片,然後貼在世界的大街小巷上,就是用這種街頭藝術形式,他還曾讓羅浮宮前的金字塔「消失」。

 

兩個活躍在各自領域的藝術家,其實早就彼此欣賞,就在倆人見面後萌生了合作的想法,於是兩個人一拍而和,開著「相機卡車」,上路!

 

一路上這對年齡相差55歲的藝術家,他們總是像同齡人一樣,彼此開玩笑,甚至互懟,兩個人的化學反應,讓人覺得既可愛又好玩。

 

然而更有趣的是他們鏡頭下的人們,有礦工、農場主、拾荒者、獨居老人...雖然平凡但都有自己的生活態度,每個人的故事都值得被敬仰。

 

NO.2

他們來到礦山附近的小鎮,這裡還住著許多老一輩的礦工。

 

他們一輩子默默無聞,工作在黑暗的井下長達30餘年,可能到死都沒人知道他們是誰,然而正是華達和JR,把他們年輕時的臉龐放大貼在牆上,才讓人們看見這些基層勞動者們,他們的生命,平凡卻又熠熠發光。

 

照片被張貼在一條礦工宿舍街道,這裡曾經的居民們早已陸續離開,如今街道看上去殘破不堪,沒想到這條街上竟然還住著一個人!

 

一直不肯搬走的人叫尼娜,這位「釘子戶」不是一般的倔強,即使鄰居們都離開了,她也不搬走,她說:「是的,我就是這裡唯一的倖存者!我沒辦法搬出去住,這裡有太多的回憶。」

 

幾十年前,尼娜的爸爸也是一位礦工,小時候的尼娜最期待的就是,每天爸爸從礦上帶回剩下的麵包,那是她兒時最美味的回憶,如今的她已經頭髮花白,在回憶往事時仍像少女一樣眼神發亮。

 

在華達和JR準備離開的時候,想要為尼娜做些什麼,於是把她的巨型畫像貼在她的老房子上,希望用這種方式向她的執著致敬。

 

沒想到她看到第一眼後瞬間哽咽!

是啊,一個普通人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機會,讓自己的照片以這樣的方式展示給眾人,她的照片不僅在宣告著她不是一個人,何嘗不是在向眾人證明,再渺小的個體也擁有強大的靈魂!

 

NO.3

兩個人遇到了一位76歲的拾荒者,他一貧如洗還孤身一人,看似不能再悲慘的老年生活,他卻活得比大多數人都快樂。

 

他叫波尼,一輩子沒有工作,靠著政府最低補助生活,拍照的那天特意穿了一件鮮豔的衣服,看著如此樂觀幸福的他,誰能想到竟生活在「垃圾」之間。

 

他住在山中隱藏的一座簡陋房屋,屋裡所有的「家當」都是他撿的,牆壁上裝飾著別人扔了的瓶蓋,懸掛的風鈴其實是兩片鐵皮,就是這樣一無所有,他仍然熱愛生活,更不放棄追求夢想。

 

他熱愛藝術,日常中的小物件都是他靈感的來源,瓶蓋、鐵片、鐘錶...

給他什麼他都能巧妙運用,還興致勃勃地給JR介紹,用瓶蓋做出的藝術品。

 

關於藝術,他說只要有想法就行,他不僅是位天生的藝術家,對於人生的看法也充滿禪意。

 

雖然身居陋室,卻擁有只屬於他的世外桃源。

 

NO.4

華達和JR去到一個山羊養殖場,發現這裡的羊奶都是半自動化生產,山羊們乖乖地站成一排吃草,自動擠奶機開始擠奶,但奇怪的是山羊們大部分都沒有角?

 

一問才得知因為山羊生性好動,經常會打架,為了避免影響產奶量,所以才從小就被割下角,大家都知道割掉羊角才能讓利益最大化,但有一個女人,她偏不!

 

她有一群保留著羊角的山羊,不割羊角,也不用自用擠奶機,她說或許有人只把山羊當做盈利的工具,才把影響盈利的因素都剷除,但她不想剝奪山羊們生命的尊嚴。

 

「如果我們尊重動物的話,那就應該保留著他們原來的樣子,那樣他們是會打架,但人類也會打架呀!」

 

華達和JR為了向如此有態度的她致敬,在牆壁上貼了一隻山羊的照片,帶著角的!

 

他們在路上遇到的有故事的人還有很多,一個長得很像普丁的農場主;想記錄曾祖父和曾祖母愛情的女孩;透過照片成名後並不開心的咖啡館店員;擁有失傳手藝的敲鐘人......

這些普通人的故事不驚天動地,卻又都閃閃發光。

 

NO.5

一路上兩個人經常背對鏡頭坐在椅子上,談論遇到的人,也會討論死亡:「對我來說,每次相遇都是最後一次。」

這句話華達一路上說了許多次,JR雖然嘴上說她傷春悲秋,但總想著能為她做點什麼。

 

JR送給華達的禮物還是照片,他拍下華達的眼睛和雙腳,把它們貼在火車上,讓火車帶著「華達」去她無法去的地方,去見她想見的人,用這種方式讓她一直都在路上。

 

他們的最後一站,華達準備去拜訪隱居的老友尚盧·高達,本以為會記錄下法國電影新浪潮時期碩果僅存的兩位大師,在暮年相見的場面,沒想到尚盧·高達在門上留言選擇不相見。

 

兩個人坐在湖邊,華達回憶著和尚盧·高達年輕時的往事,眉眼間是掩蓋不住的失落,為了安慰傷心的華達,JR摘下墨鏡露出雙眼。

只是這時華達看到的他已是一片模糊,但輪廓竟和年輕時的尚盧·高達有些相似。

「其實我看得不太清楚,但我看到你了。」

 

這個畫面讓人為之動容,沒想到尚盧·高達的不露面,竟讓影片有了這樣「神來之筆」的結局。

 

NO.6

不得不說的是,JR已將張貼巨幅畫像這項藝術,帶去了全世界,巴黎的貧民窟、中東的隔離牆、非洲的斷橋,巴西的貧民窟...這些地方都曾經留下過平凡人的面龐。

 

早在2010年他還曾經來過上海,在公園、街道上和人拍照聊天,最後選擇了18位老人的照片,張貼在即將拆遷的殘垣斷壁上。

 

照片上老人的每一條皺紋都清晰,每一個表情都無比生動,他們是這座城市的見證者,又用這種方式向城市致敬,只是如今這些照片應該都不在了,隨著高樓大廈的崛起消失於塵埃。

 

有人質疑這種藝術形式有什麼意義呢?是不是有些譁眾取寵?

但試想能夠把巨幅照片掛在牆上的人,大多是明星、政要、富商...

他們永遠是燈光下的焦點,卻也是我們最熟悉的陌生人,然而我們身邊真實存在的人呢?

快遞、便利商店店員、路過的路人,這些真正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人,我們卻很少在意,然而他們的故事也應該被傾聽,平凡人的臉龐同樣值得被仰望。

 

雖然我們是滄海中的一顆小小塵埃,但也正是無數顆塵埃才匯成了滄海,誰說平凡就不偉大,誰說普通就不能被記錄呢?

其實每個人都有閃光點,有的人光芒萬丈,有的人亮如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