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金球獎最震撼演講!花了超過一甲子的時間,所有女性才走到今天…

  2018-01-10

第75屆金球獎頒獎典禮上,脫口秀女王歐普拉獲得終身成就獎。

 

歐普拉,從充滿種族歧視的小鎮走上大螢幕,在電視圈摸爬滾打30多年,最終創造了全美最受歡迎的脫口秀,並創立了自己的媒體帝國,成為第一位獲得金球獎終生成就獎的黑人女性。

歐普拉是黑人的驕傲,也是所有女性的榜樣。

 

比起歐普拉上台獲獎,她長達9分鐘的演講,更是引起在場影人無數次的鼓掌。

金球獎官方臉書上傳她的演講影片,一天內全球就有2900多萬人觀看。

她到底講了什麼,這麼吸引人?

在這段演講裡,歐普拉感謝了那些鼓舞過她、讓她能夠站上這個舞台的人,尤其是那些叫不出名字,卻「有足夠勇氣、大聲說出自己故事」的女性。

正是有過那些忍受著歧視,壓迫和暴力,依舊堅定反抗的女性,才會有今天更多為了正義和平等權利的努力。

 

在歐普拉的演講中,她提到了一個很多人感到陌生的名字:Racy Taylor。

就在12月28日,Racy Taylor剛剛離世,享耆壽97歲。

但是她的經歷,她漫長痛苦的人生,卻震醒了假裝睡著的社會,深深推動了平權和種族問題的改善。

 

故事,要從1944年的一天說起。

9月3日的夜裡,住在阿拉巴馬州的Racy,24歲的年輕女佃農,正準備從教堂返回自己的家裡。

 

但是,就在那段路上,她的人生被徹底地改變了。

在回家路上,Racy突然被一群拿著武器的白人男子圍住,暴力拖到了一個角落裡,驚慌失措的Racy懇求他們放過她,家裡還有女兒在等著她。

但是這7個白人男子對她的哭求置若罔聞,強力地將她按住,輪流侵犯了Racy,並且惡狠狠地威脅:「如果敢講出去,你就會沒命」。

發洩完獸慾以後,他們將她雙眼矇住,丟棄在離家數英里遠的荒路邊,揚長而去。

 

當遍體鱗傷的Racy回到家,家人立刻察覺到在她的身上發生了多麼可怕的事情。

當Racy從傷痛和恐懼中平復,她做出了一個勇敢的決定:她要去揭發這些罪犯,決不能讓他們就這樣逃脫法律的制裁!

今天的我們,可能很難想像,下這個決心,需要多大的勇氣。

那是1944年的美國,依舊存在著殘酷的種族隔離,對黑人的歧視瀰漫在整個社會,各種針對黑人的隔離措施將人分成了三六九等。

從公共交通設施、住房、看病,到教育、僱傭,甚至是教堂,都有白人和黑人之分,用colored(有顏色的)這個侮辱性的詞來區別對待。

 

針對黑人女性的歧視,更是深入骨髓。

她們被視為是愚蠢、懶惰的下等人,遭受著來自白人階級的歧視和虐待。

 

在當時,種族歧視根深蒂固,男女地位極不對等。

這樣的社會背景,黑人+女性,Racy作為這個冷酷社會的最底層,想要控告處於金字塔頂尖的那些白人男性,無疑是需要巨大勇氣的。

 

萬幸的是,Racy的父母選擇了站在她的身邊,在父親的陪同下,他們前往報案。

但諷刺的是,警察把他們趕回了家,拒絕接受一個黑人女子對白人暴力性侵的控告。

同時,她報案的消息不脛而走,引起了一片嘩然,甚至傳到了那些暴徒的耳中。

她竟然敢報案!?那些暴徒並不會對自己犯下的錯感到愧疚,反而是覺得憤怒和自己的權威遭到侵犯。

他們開始對Racy進行瘋狂的報復,在她家門口放炸彈,偷襲她,Racy的父親為了保護女兒,不得不夜夜在院子裡守著,手裡扛著槍。

當媒體對這個案件進行報導,更多尖銳的噪音出現了,有人說她:「是妓女」,有人說:「這根本不是性侵,是她自願」,「她不配做虔誠的基督徒」,污水全部潑向了Racy這個無辜的受害人。

當時的報導

 

Racy的悲慘遭遇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赤裸裸的種族歧視、對女性受侵犯的不作為,引起了本就不滿政府的黑人的極大憤怒。

黑人女性集會

 

一批黑人女人團結起來,發起成立了阿拉巴馬州平等司法委員會,奔走呼號,要求重新徹查Racy一案並對罪犯進行判決。

平等司法委員會發起人之一,Rosa Parks

 

最終,在全國黑人社群的聯合施壓下,阿拉巴馬州州長下令,重新調查此案。

為了盡快偵破案件,Racy提供了許多有用的信息,最關鍵的是她想起了當時暴徒劫持她的車是一輛綠色雪佛蘭。

這個關鍵信息,很快幫助查案人員鎖定了車主,也是罪犯之一,當地一個叫Hugo Wilson的男孩,沿著這條線繼而順藤摸瓜,警方很快找到了全部的犯罪者。

1945年2月14日,舉行了第二次大陪審團聽證會,勇敢的Racy出庭,指認了全部罪犯。

 

當時涉案的7個白人男子,有6個都是未成年人。

但是所有人的努力,再一次落了空,即使鐵證如山,受害人當庭指控,正義依舊得不到伸張。

因為:陪審團成員全部都是和罪犯一樣階級的白人男性,他們拒絕起訴全部的涉案人員。

 

在白人男權為根基的國家機器,和強烈的種族歧視影響之下,這7個犯下罪行的白人男子,成功逃脫法律的制裁。

他們作為勝利者,大搖大擺地走出法庭,蔑視地看著顫抖的Racy,他們知道,她注定是贏不了的。

後來Racy的故事被拍成紀錄片

 

犯下罪的人,沒有付出任何代價,輕飄飄地就回到了日常生活之中。

沒有人介意他們對一個黑人女子犯下的罪,這一頁就這麼揭過去了。

那些犯下罪行的男子繼續享受著自己的人生,當兵的當兵,出國的出國,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種族隔離」時期白人與黑人分座

 

反而是苦苦尋求正義的Racy,人生徹底跌入黑暗泥沼之中。

兩次檢舉皆失敗後,Racy不得不逃到佛羅里達,靠撿橘子為生,終日擔心遭到那些白人的打擊報復。

家庭打擊卻也接二連三而來,早年的遭遇讓她不孕,後來丈夫離開了她,女兒在意外中喪生,隨後的兩任伴侶也都離世了,她在提心吊膽和痛苦之中度過自己的後半生。

 

2000年,距離事發已經過去半個世紀,在人間苦苦掙扎的Racy依舊在等待正義歸位。

直到2011年,阿拉巴馬州政府終於為「沒能指控施暴者」而向她道歉。

當年的罪犯已經相繼去世,也只有來自政府這句道歉,能夠填補她多年來受的委屈。

 

雖然Racy的故事,竟然在多年之後才得到了一個潦草的解決,卻因為她的堅持,她的勇敢在歷史的進程之中,影響了無數的人。

在Racy的案件發生11年以後,曾經為她奔走呼號的黑人女性中,又有一個人勇敢地站出來,反抗了整個白人男權社會。

她就是Rosa Parks,她因拒絕給白人男性讓座,被警察監禁、驅逐,從而引起了美國平權運動的大進步。

1956年,最高法院裁決禁止公車實行「種族隔離」,1964年又出台民權法案,禁止種族隔離和歧視。

 

正是因為有了為正義,為平等奮不顧身的人,這些勇敢的女性,社會才會一步步走到今天這樣的環境。

這才有了開頭提到的,歐普拉在金球獎感動無數人的演講。

歐普拉說:「我希望Racy去世的時候,能夠知道她的故事已經為世人所知……她的遭遇,會在每個為自己發聲的女性心中,也在每個選擇聆聽的男性心中。」

 

在今天,誠然還有許許多多的不公,還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是無數讓人激動,讓人感覺振奮的革新正在發生。

從歧視到包容;從男權至上,到男女平等;從奧斯卡頒獎典禮上還在開種族主義玩笑,到《月光下的藍色男孩》這樣的黑人電影斬獲奧斯卡最佳影片獎;從好萊塢巨頭肆無忌憚性侵騷擾女演員,到越來越多的女孩站出來為自己受過的職場性騷擾、性侵發聲……

此次金球獎的非官方主題Time's Up和Me Too,也是一種無聲的呼應。

眾多電影電視明星,身穿黑色,加入了「Time's up」的反性侵活動,以示對性騷擾行為以及性別不平等的抗議。

 

這一切的改變,從Racy勇敢站出來,用了73年。

就像是歐普拉所說,我們要感謝Racy這樣的女性,是她們讓每個時代的人都能看到一點點進步:種族歧視消除了,下一步也許會是不再有女性為受侵犯難以啟齒,職場競爭平等,不公正的行為終有制裁……

更重要的是,她們讓我們相信:即使在最黑暗的夜,總還有人硬撐著,選擇等待黎明的曙光。

而前方,一定會有一個更美好,更乾淨的世界,在等待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