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這部動畫半句台詞都沒有,卻讓上億人們扎心…連奧斯卡評審也直呼「令人難忘」!

  2018-01-08

出行、溝通、食宿、工作、娛樂......小編發現,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好像都沒辦法脫離手機存在了。

每天看著亮起又熄滅的螢幕,我們的孤單好像也越來越重。

雖然每天都在社交軟體上social,但真的很難捕捉到對方的情緒,明明面無表情的人,卻可以發一大堆笑哭的表情包,可是我們真的開心嗎?

新的一年,新的焦慮,每天面對著資料爆炸的網路,用點讚維繫搖搖欲墜的感情的時候,真的很想回到「從前慢」的那個年代,面對的一切都是真實溫暖的。

「李小璐出軌啦?」

「賈乃亮發聲明:都怪自己!」

「王思聰又登上了熱搜。」

每天都在被動的接受這些資料轟炸,

讓小編開始懷疑人生:失去了手機,我們的世界還剩下些什麼...

 

隨著智慧型手機的普及,「低頭族」也開始成為一種標籤,虛擬的網路填補了我們的空虛,帶來了便利,可是也在悄悄的毀滅這個世界的溫暖。

攝影師把手機P掉後,「同床異夢」的一幕

 

中國中央美術學院畢業的帥氣小伙謝承霖,就以「低頭族」為主題,拍了一部極具諷刺意味的動畫,並在2017年10月獲得了學生奧斯卡國際動畫片金獎!

僅2分48秒的動畫《低頭人生》,讓人看的很扎心。

▼謝承霖本人

 

簡單乾淨的背景,一個穿著制服,夾著公事包的男子出現在畫面中,他的頭因為要注視手機中的內容,已經彎曲成了九十度,似乎只要抬頭他就會錯失掉整個世界。

 

「叮——」

伴隨著消息發送時的聲音,他一頭撞上了路邊的電線桿。

在跌倒的時候,掛到了旁邊同樣專注於手機的女人,女人的裙子隨之滑落,而他們都毫不在意,繼續麻木的盯著手機螢幕。

 

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赤裸的女人繼續低頭前行,她一屁股坐死了一隻貓咪!但她完全沒有感覺到。

後面顧客的桌子也被她碰倒,顧客的臉整個插進了蛋糕裡,依然沒停下玩手機的手。

 

接下來進入畫面的是一對父子,九十度低頭是這部片子裡的標配,兒子被街邊的路燈撞落,父親渾然不知,兒子趴在地下,繼續模擬人生。

 

畫面開始血腥了起來,路過的工人因沉迷手機,用木梯把父親插死,工人麻木前行,兒子漠不關心。

 

畫面轉到了手術台上,醫生在手術時,專注手機,病人隨之喪命,生命似乎沒有手機裡的世界精彩。

 

最讓人生氣的就是這位美女,她路過看到死掉的病人,第一反應不是急救,而是拍照發在社交媒體上,鮮活的生命抵不過網路上的一個讚。

 

美女沒有任何情感,遇過的車禍、火災,都只是她獲得點讚的途徑。

 

在火災現場,同樣漠視生命的除了美女,還有一群消防人員,他們在職位上的低頭,讓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在眼前消逝,而這些死去的人手中依然握著手機!

 

終結這一切的,是這個科學家。

 

他在實驗時的低頭,讓化學藥劑混合錯誤,引發了爆炸,整個世界都毀滅了!

科學家只抬頭看了一眼,便繼續沉迷於手掌上的光影。

 

當科學家踏出實驗室的一刻,關注的不是周圍的事物,而是繼續執著於手機,直到他的手機被高空墜物砸中,手機摧毀的那一刻,他的生命也結束了...

 

謝承霖在創作這部影片的時候並沒有想到他會得獎,而最初的靈感只是因為父親的一句話,

父親告訴他:學藝術的人應當更加關注周遭和生活和藝術創作而不是沉迷於手機。

但是當謝承霖放下手機之後發現,周圍的人幾乎都是一直在玩手機,這其中也包括他的父親。

這樣的生活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開始遙遠起來,所以他決定將這個題材製作成動畫。

這部動畫才放到網路上就引發了大家熱烈的討論,

因為他把沉迷於手機產生的危害進行了極端處理,所以評論也是褒貶不一。

有喜歡這部動畫片的:這就是現在的現實,生活的每一步都離不開手機了,面對面的聚會都靠手機聯繫。

有反省自身的:每天回家都想著玩遊戲,身邊的朋友很久沒花時間維繫感情了…

也有人認為這部片子太極端了,不配獲得獎項:手機是時代的產物,用手機讓我們的生活得到了便利,這分明就是誇大了手機的危害。

 

真的是誇大了危害嗎?小編希望是這樣的,但過度沉迷手機,導致頸椎病年輕化,走路摔死的新聞,不得不讓我們有所反思。

除此之外,沒有情感的光與影,讓我們忘記了人情中的暖,虛擬的環境讓我們充滿戾氣。

我想大家都有過這樣的經歷,在使用手機玩遊戲的時候,因為隔著螢幕,所有的天性都不再有束縛,我們總是容易暴躁,周圍永遠充滿了戾氣,這個隊友很差勁,那個隊友很傻。

但是當大家坐在一起玩遊戲的時候,所有的戾氣都消失了,玩的不好的人會得到諒解,自己失誤時也會承認。

 

不僅如此,過度依賴手機中虛擬的人生也讓我們更加焦慮。

小編看過一部英國電視劇叫《黑鏡》,這部劇第三季的第一集就講述了一個女孩被手機社交的打分機制逼迫入獄的故事。

 

在她們的世界裡,對遇見的每一個人都要進行打分,分數會綜合到個人的手機社交媒體上,然後影響自己的生活。

為了租到好的房子,女主角蕾西,用盡全力想獲得4.5以上的評分。

 

她每天都活的小心翼翼,對每一個人都微笑,只為了對方能給自己一個好的分數。

 

然而,她只要做錯一點點,評分就會急速下降。

 

在去參加好朋友婚禮的路上,她因為分數太低不能乘坐飛機,在拜託別人的同時分數繼續下滑。

 

她在路上遇到的每一個人都因為她分數太低而不願意幫助她,他們都是用冰冷的數字在衡量一個人。

等她趕到婚禮現場時,她的分數已經只剩下了2.8分了,婚禮上的人不願意與分數低的人交流,生怕影響自己的評分。

她努力解釋,但沒人相信評分那麼低的人是伴娘,連新娘也不承認認識她,她做回了自己,搶過司儀手中的麥克風,說了一些不在乎評分的話,而大家都覺得她是一個神經病,讓警察將她帶走。

 

故事的最後,在監獄中的蕾西,再也沒有了手機評分的束縛,而發自內心的笑了。

 

在十多年前,我們使用即時通的時候,可以任意切換狀態:隱藏、在線、勿擾...讓人有很清晰的界限感,在智慧型手機發達的現在,這些被淡化了,彷彿,手機裡的世界就是我們的現實,再也沒有了上線、下線的區別,我們習慣把自己裝進虛擬世界裡,似乎網路電波能夠精確的傳播我們的情感。

 

小編曾經看過這樣一句話: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們坐在一起,你卻在玩手機。

不要讓網路扼殺了我們的情感,不要為了手機中虛幻的世界而焦慮。

放下手機,多留點時間給家人、朋友,以及這個值得你去抬頭發現美的世界。